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走進鎮遠 > 周邊旅游 > 中國僅有,世界無雙的西江千戶苗寨印象

中國僅有,世界無雙的西江千戶苗寨印象

來源:鎮遠古城網 發布:2014年11月16日 作者:頻道管理員 人氣:274998
江地處貴州東南,當地至今流傳著一個關于西江名字來源的古老說法。西江在苗語里的意思是“有鬼的地方”。導游小吳告訴我,他們的族人都是苗族始祖蚩尤的子孫,過去很長一段時間,苗人沒有百家姓,子女的姓都是沿用父親名字中的最后一個字,一代一代往下延續。根據西江“子聯父名制”推演,這座千戶苗寨已有600多年的歷史?! ∵@里世代和睦相處,躬耕林泉,歷經風雨滄桑,在生活積淀中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文化體系,在演繹歷史過程中依然留存著魏晉歌舞、唐宋服飾、明清建筑的遠古遺風,折射出時光悠久、特色濃郁、底蘊深厚的文化光芒。盡管寨子里的人大都能輕松流利地使用漢語,但苗族風俗、民風猶存,依然過著淳樸自然的生活。很難想象,在現代化痕跡無處不在的今天,還能感受到數百年前的生活氣息,這種對于民族文化的尊崇讓我不自覺地對這里的人們敬佩起來。

  在離貴陽260公里處的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縣的雷公山麓,有一個群山環繞的苗寨。這里有保存頗為完整的苗族生活習俗,這里有強大的苗族文化傳統,這里有沿襲至今完整的成規模的苗家吊腳樓。

  這里,就是中國僅有、世界無雙的千戶苗寨。

  去西江,是一個臨時的決定,也是一個略帶風險的決定。

  我決定跟時間賭一把,押上來回6個小時的車程,作好只換得一個多小時匆匆流連的準備。晨間八點,汽車駛出貴陽,直奔西江鎮———千戶苗寨。

  透著百年生活氣息的苗寨

  說是千戶,其實遠不止。當地朋友說,常年住在寨子里的人有1200多戶、5000多人。因為工作關系,朋友曾數次到西江,但他仍心存敬畏:寨子里有苗家客棧,好好在寨子里呆幾天,肯定會有更多的發現。

  穿戴華麗的苗族姑娘手捧裝酒的牛角,隨著蘆笙吹奏輕踮腳尖,熱情迎接每一位遠方來客。導游小吳也是土生土長的苗家女孩,她告訴我,西江開發旅游景點前,她平時就在山腳稻花飄香的田地里勞作。想象著在層層疊疊且弧線優美的梯田里,苗家少女像星子般點綴在或綠色或金黃色的田野里,楓木搭成的吊腳樓依山勢向兩邊展開,暗紅色的楓木板壁在斜陽照射下一片金黃。這是怎樣一幅自然畫卷?

  一條悠長的古巷及許許多多小巷,將西江人家連在一起?;蛟S,小巷每一塊被踩得發光的鵝卵石就是一段歷史。西江素有“苗都”之稱,被譽為“苗族民族文化藝術館”,是研究苗族歷史、文化的“活化石”。西江苗寨依山傍水而建,吊腳樓層層疊疊,這里曾是苗族第五次大遷徙的聚集地之一。

  西江地處貴州東南,當地至今流傳著一個關于西江名字來源的古老說法。西江在苗語里的意思是“有鬼的地方”。導游小吳告訴我,他們的族人都是苗族始祖蚩尤的子孫,過去很長一段時間,苗人沒有百家姓,子女的姓都是沿用父親名字中的最后一個字,一代一代往下延續。根據西江“子聯父名制”推演,這座千戶苗寨已有600多年的歷史。

  這里世代和睦相處,躬耕林泉,歷經風雨滄桑,在生活積淀中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文化體系,在演繹歷史過程中依然留存著魏晉歌舞、唐宋服飾、明清建筑的遠古遺風,折射出時光悠久、特色濃郁、底蘊深厚的文化光芒。盡管寨子里的人大都能輕松流利地使用漢語,但苗族風俗、民風猶存,依然過著淳樸自然的生活。很難想象,在現代化痕跡無處不在的今天,還能感受到數百年前的生活氣息,這種對于民族文化的尊崇讓我不自覺地對這里的人們敬佩起來。

  能工巧匠建起的天上樓閣

  西江是個山水分明的地方,白水河穿寨而過,將苗寨一分為二,兩邊各有數個村莊,但只有當地人自己才能分清楚村界。在外人眼中,千戶一律的吊腳樓房,究竟哪一片是屬于哪個村的,無法分辨。

  登高而望,西江苗寨1200多戶民居中絕大多數修建在70多度左右的陡坡上。西江的能工巧匠們用智慧的雙手在這苗嶺深處建造了一座氣勢雄偉、宏大磅礴的天上樓閣。每一幢木樓的房基都用石塊堆砌而成,坡度越陡,房基也就越高。為穩固起見,房基還分兩級甚至三級。依山就勢。更令人驚奇的是,這些房屋全以榫頭銜接,找不到任何釘子的痕跡,可歷百年風雨不傾不斜不倒。而且,造就這些房屋均為無圖作業,全憑一把尺子,一根墨線,一把銼子,一把斧頭。寨子里,二樓朝路的一面往往會有一段外突的靠欄,當地人叫它作“美人靠”———家中的女子閑暇時可以舒服地倚坐在美人靠上,繡繡花,聊聊天,吹吹山間清風。

  緣路盤山而上,腳下是干凈得有些發澀的青石板和圓潤的鵝卵石,踩下去總有一種奇妙的穿越感,苗銀飾物晃動時發出的聲音仿佛將我帶回到了部落時期。兩邊的商鋪褪去外衣,裸露出幾百年前的原始面容,那些傳說中的部落族人或匆匆、或緩緩地朝我走來,又擦身離去。一種恍惚的感覺襲上心頭。

  街邊一拐,遁進了苗族博物館。全木結構的博物館內,各種苗族祖先用過的器物被碼放在展覽室里,紡車、水車、鋸子、魚簍,掛著黍米串的晾禾架……每一件都淳樸得讓人想屏住呼吸去湊近細看。導游小吳說,苗家女子的苗銀頭飾最重的可達三十多斤,華麗之余更增加了一份民族厚重感。

  轉進一間放有幾架鼓的屋子里時,導游提醒我不要隨便敲打,因為在當地風俗中,敲打鼓會把祖先的靈魂喚醒,這樣就需要祭祀,否則是對祖先的不敬。巧的是,今年恰逢當地13年一回的鼓藏節。鼓藏節是在“大節三六九,小節天天有”的苗族地區最莊嚴、最講規矩、持續時間最長,也最神秘的一個大節,即祭祀祖宗的大典。按當地的習俗,過鼓藏節時,三親六戚會紛至沓來??腿藗兲е疵罪?、鮮魚、活鴨,滿載殷切情感來一同祭祖慶豐收。

  歌舞跳出的西江古韻

  西江苗族兒女是最能歌善舞的民族之一,無論男女老幼都愛用這種外放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心情。當地民歌就有唱:“西江是個好地方,綠樹蔭蔭繞寨旁,農閑時節更衣裝,蘆笙場上歌舞忙”。

  來到這樣一片桃源勝地,怎能不看看表演,不聽聽歌唱?當音樂響起,女子舞動身姿,宏亮的歌聲便伴著窸窣作響的銀飾一起飄進耳朵。寨子里年紀最長的老者帶著年輕的小姑娘小伙子,向慕名而來的中外游客傾情演繹最為傳統最為古老的苗家典調。這臺大山深處的演出竟然是無名的,我想,或許“西江古韻”會較為貼切。

  細看之下,寨子里女孩大都嬌小可愛。同行的友人說,寨子里早就有規定,禁止同一村落或相鄰村落間通婚,一直沿襲至今。


  行色匆匆,總歸飽不了眼福,但口福是大大地飽了一番。中午時分,找一家山腳的農家飯館,一面吹著山風,一面品嘗著便宜又美味的苗族特色食物,偶爾倚到美人靠上看看不遠處的吊腳樓。那一刻,真希望時間可以過得慢一些,再慢一些。西江苗寨的熱情好客更是讓人盡興,按這里的風俗習慣,節日或平日,只要有客人到來,全家老小都熱情接待。美麗熱情的苗家女子會唱著動聽的歌兒來向你敬酒,滿滿的祝福裝進苗家自制的淳香米酒,一杯又一杯遞到你嘴邊,讓人無法拒絕。

  貴州的朋友說,別小看這個苗寨,一年創造了1.8億元的產值,不由得肅然起敬。不由得想起麗江古城及古城里的《納西古樂》,如果海南能有一座令人心動的深山古寨,或許也是不錯的景致。

神人斗地主免费6元